栏目导航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社区 > » 信息列表社区

3·15打假维权 看看背后荼毒生灵的真面目

发布日期:2022-04-02 04:4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3·15是国际消费者权益日,这一天也是专门清查假冒伪劣产品、提醒公众如何识别假冒伪劣产品的日子。假冒伪劣产品严重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,甚至危及消费者的生命。而以假冒伪劣著称的比之更甚,轻者让你倾家荡产,重者让你家破人亡,不知有多少无辜的群众丧命于之下。

  在“3·15”维权日来临之际,更要严打丧失人伦、毫无底线、祸国殃民的组织!

  主为了控制信徒,往往把自己包装成“大师”“主佛”“神的代言人”“再临基督”等,声称自己法力无边,不同凡人,出身更是“神仙”“圣人”的转世,唬得信徒们战战兢兢,丝毫不敢怀疑,唯有听命于教主。

  但实际上,这些主出身极为平常,皆为凡夫俗子,没有任何与众不同的地方。

  ——“”教主:假“主佛”真混混。声称,自己“法力”超过释迦牟尼几十万倍,是“宇宙最高主佛”。在所谓自传中,写到,4岁修炼独传法门,8岁就圆满,12岁修炼道家功夫,在以后十几年里,相继接受了20余位佛、道师父传授,功力高深莫测,法身无数。实际上,却是家乡街头上的小混混,曾暴打邻居幼小的孩子,又因打架打伤人被派出所处理。为一点小事,竟然把女同事的自行车胎狂扎80多个针眼,在军马场服役期间偷鸡顺狗……一个心胸狭窄、品行不端的小混混形象,跃然纸上。

  ——“华藏宗门”教主吴泽衡:假“皇中皇”真惯犯。吴泽衡自称是佛教第88世、禅宗第61世衣钵传人,其自创的“华藏宗门”号称是“华藏”一脉初祖,自封法号“觉皇”,是“贯通三界,统摄教宗”的“皇中皇”,是少林寺第三十二代传人。吴泽衡还声称自己的前世是秦始皇、唐玄宗,是“大日如来佛”的化身,法力无边,弟子拜他为师可以成佛等。实际上,吴泽衡却是个狱中惯犯。曾在少年时期玩弄女性、耍流氓,与一名有夫之妇同居,被派出所收容审查。1991年11月,因涉嫌诈骗、流氓罪被惠来县公安局收容审查。2000年,又因擅自发行股票罪、非法经营罪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1年,罚金250万,于2010年刑满释放。

  ——“门徒会”教主季三保:假“圣父”真农民。季三保自称是“神所立的基督”“神的儿子”,宣称“世界末日来临”“信教的上天堂,不信的下地狱”。1989年,季三保建立“门徒会”,入会人员要称季三保为“圣父”。实际上,季三保是一位农民,其父母去世得早,家里孩子多,经济条件也很差,一家人住在破窑洞里。念小学时很调皮,是个“捣怂”。念完小学后,就在家乡务农,曾在集体性质的小河沟煤矿做过一两年的工人。

  ——“观音法门”教主释清海:假“明师”真犯戒。释清海自称“”“无上师”“明师”,等同于释迦牟尼、耶稣、安拉真主等。她说:“如果我不是佛,其他任何人再也无法成佛了。”实际上,释清海出生于越南的一个小村庄,父母系天主教徒,其从小随祖母吃素拜佛,又到天主教堂做“弥撒”。18岁以后到英、法、德等国读书,曾在德国红十字会当翻译。在中国台湾时受比丘尼戒,后来因为戒行有问题被逐出。

  ——“日月气功”教主温金路:假“大师”真木匠。“日月气功”教主温金路打着气功的旗号,妄称“苍天的代表”“宇宙的代言人”,以“大师”“老总”自居,吹嘘拥有透视人体,无所不知,无所不能的超级法术,以此招摇撞骗,渔色敛财。实际上,温金路初中毕业,早年经历泛泛,务过农,当过厨师、木匠、泥瓦匠,做过生意。1992年开始接触气功,1994年自创“日月气功”,但因劣迹斑斑,被劳动教养2年。后又故伎重施,将“日月气功”改头换面为“意识保健”。

  ——胡编乱造的“”。“”教主为吸引和控制信徒,精心编造了一套自称为“”的歪理邪说。这套歪理邪说前后矛盾、漏洞百出,尽管为了自圆其说,不断对其进行修改与完善,但人们还是很容易看出破绽。最初,“”只不过是根据自己所学过的气功,结合在泰国探亲时所观赏到佛事活动中的一些动作拼凑而成。后来,盗取了佛教中的一些名词用语,将“”改称“”。一方面大肆盗取佛教名词如“、法身、业力、开光”等,进行曲解或者编造歪理邪说,另一方面又经常借助佛教中的说教与事例,来伪装掩盖自己的说教,让弟子们感觉他的说教就是真的“佛法”。在泰国得手后的,借助当时的国内环境,披上佛法的外衣,兴邪风,作恶浪。

  ——断章取义的“全能神”。“全能神”教主赵维山通过援引《圣经》中的某些只言片语来蒙骗基督教信众和逃避法律打击,他通过随心所欲地曲解《圣经》中某些晦涩难懂的经文,来神化其自封的教主和证明其自创的教义,如所谓的“二次道成肉身说”“女基督说”“熬炼成神说”“国度福音说”等。通过贬低《圣经》和篡改教义等方式,“全能神”蒙蔽了大批不明真相的信徒,并对基督教的声誉造成严重损害,从而引发了世界各地基督教人士的越来越强烈的抵制和批评。

  ——偷梁换柱的“门徒会”。“门徒会”宣称自己是基督教的一支,以《圣经》为自己的经典。实际上,“门徒会”歪曲盗用《圣经》,凡《圣经》中的“耶稣”全部用“三赎”来代替,随心所欲地对《圣经》进行取舍,对基督教教义进行篡改。在说教布道或发展信徒时,更多地习惯使用自制的宣传材料,而在这些宣传材料中,处心积虑地融进了自己的歪理邪说。

  ——复制盗版的“流行曲”。“日月气功”教主温金路打着气功的旗号,利用自吹的神功,先后编造《弥勒佛》《放风筝》《磨肚量》等所谓“诗歌”100余首,其中融入“日月气功”歪理邪说内容,并配以流行歌曲曲谱演唱,给信徒洗脑;并称这些“诗歌”可以净化心灵、修身养性,要求其信徒必须认真学习,从精神上控制信徒。温金路用“大调整”“”“解信号”“保证书”“大乐园”“因果报应”等手段胁迫诱惑弟子,诱惑女信徒“双修”是为提高功力、上层次,并强奸、猥亵多名女信徒。

  主是信徒受害的始作俑者,主的歪理邪说摧残了无数信徒的身心,破坏了无数家庭的幸福。时值“3·15”维权在行动的时刻,这些受害者应该勇敢地站出来讨说法。

  ——山东淄博热电股份有限公司员工杜曰仲在的精神控制下,为了“上层次”“求圆满”,先后被骗去近十万元,最后落了个负债累累、倾家荡产的下场。

  ——辽宁省东港市的刘品清于1998年8月开始修炼“”,达到痴迷程度,多次说师父让他成佛,又多次说让他到井里成佛。1999年4月27日早晨5时,刘品清投井自杀。

  ——“事件”的受害者郝慧君和陈果母女大面积高度烧伤致严重毁容,生活几乎不能自理。当年的花季少女、中央音乐学院的高才生现如今无法直视自己的容貌,原本美好的人生因的歪理邪说掉进了万丈深渊。

  如果不是“”,这些受害者的生活本该是安定幸福的,此时此刻,他们本人或家属应该站出来向讨说法。

  ——广东省南雄市雄州街道水南村黄某,因妻子信奉“全能神”离家出走,让黄某失去了爱人,不满周岁的儿子失去了母亲。面对患重病的老母亲,无奈的黄某只好把儿子送到亲戚家寄养。更可怜刚学会叫妈妈的儿子,在最需要母爱的时候,妈妈却被万恶的“全能神”骗走了。

  ——家住吉林省长白县长白镇解放村的杜兰兰,曾在县城繁华地带开了家美容美发中心,由于她诚信、热情,生意异常火爆,收入颇丰,生活殷实富足,其乐融融,但因误信“全能神”,十几年间,把自己积攒下来的七十多万元存款陆续“奉献”了出去,包括店铺、车……最后两手空空,倾家荡产,欲哭无泪,肝肠寸断。

  ——34岁的陕西“全能神”信徒杨美娟,2012年12月24日因受组织“世界末日”谣言的影响,在家中服毒自杀身亡。

  “全能神”组织的歪理邪说不仅严重毒害和摧残受其裹胁群众的心理,甚至使他们丧失理智,制造自杀自残等极端事件,其潜在的危害无法估量。被“全能神”伤害过的无辜群众,都需要维权。

  ——湖南新化县石冲口镇天龙山谭小求,自从加入“门徒会”以后,厂房倒闭、商店关门,原本很富裕的家庭,没几年就被搞得一贫如洗。谭小求带着女儿流落街头,险些丢掉性命。

  ——陕西省南郑县农民邵慧轻信“生命粮”的歪理邪说,每天只吃一小碗饭,结果导致营养不良,身体日渐憔悴,在神思恍惚中又梦见“主”要接她去“天国”,为追求“天国”梦喝农药自杀身亡,“生命粮”成了“送命粮”。

  ——据新华网2016年9月27日《“门徒会”驱鬼治病致人死亡非法敛财数千万》披露,仅十堰市郧西县的“门徒会”组织在2011年至2014年期间,涉嫌敛财高达4000多万元。

  “门徒会”鼓吹的愚昧迷信,所谓的“救赎”纯属挂羊头、卖狗肉,它坑人祸世也害己,“门徒会”的受害信徒应该站出来维权。

  “假的”,真不了,滤镜后的颜值再高也不真实,矫饰后的邪说再动听也经不起推敲。在“3·15”维权日打假的同时,不要忘了这些制假造假、荼毒生灵的组织。远离,识别,辨别,擦亮眼睛,不踏入的陷阱,才能避免被伤害。

潍坊市得普环保设备有限公司是生产环保设备的专业厂家,资金雄厚,技术力量强大。我公司面向广大用户提供二氧化氯发生器,一体化净水处理设备,污水消毒设备,公司保质保量。